全国服务热线: 400-123-4567
最新公告:
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联系我们contact us
地址: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邮箱:
admin@baidu.com
电话:
400-123-4567
传真:
+86-123-4567
威尼斯人注册   当前位置:主页 > 威尼斯人注册 >
济南一市民花万元给娃报培训班 课没上完老师走添加时间:2019-07-13

  去年8月,济南市民陈先生(化姓)花费10560元在济南市市中区海润教育南苑分校给孩子报了作文和学习法课程。没想到,刚上了四个月课,陈先生发现学校老师频繁更换,最后只剩两名老师。因担心教育质量,今年4月,陈先生提出退款申请,但两个月过去了,他至今未收到退款。6月25日,海润教育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称,南苑分校是承包加盟校,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接到推销电话花费万余元报名培训班

  陈先生的孩子今年10岁,上小学四年级。去年6月,陈先生的妻子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中对方自称是海润教育的工作人员,希望他们能带孩子去试听课程。觉得学校离家挺近,去年7月,陈先生夫妇俩就带着孩子到培训学校进行试听。

  “他们有作文课和学习方法课,试听了之后觉得确实不错。想着孩子不喜欢听家长的,就给他报个培训班吧。”陈先生说,去年8月,他给孩子报了一个作文和学习方法结合的初级班,交了4560元学费,后来因听老师说一次性交全年的有优惠,他就又交了6000元报了中级和高级的课程,至此总共交了缴纳10560元学费,

  陈先生告诉记者,孩子的课程为期一年,分为初级、中级和高级三个阶段,其中初级为4个月。根据学校的安排,孩子每周要上四节课,大都在周末上课,一上就是半天。“刚开始学校老师还算不错,有十来个老师,孩子学得还可以,但后来就慢慢不行了。”

  据陈先生称,培训学校在过年期间停了课,直到年后才重新开学,但送孩子上学期间他发现学校频繁更换老师,换到最后只剩下了两名老师。“固定的老师对学生更了解,能有针对性地督促教学,后来是聘任的老师,每天的老师都不一样,这样不利于孩子学习。”陈先生表示。

  因担心频繁更换老师影响孩子学习,陈先生打算找校长反映情况,但他发现之前负责的校长已经离职了。“问了一个老师,老师说其他老师有的是出去学习了,有的是家里有事。我们家长明明都交了钱,他们这样也太糊弄人了。”陈先生气愤地表示。

  向学校申请退款拖了两个月还未到账

  因不满学校师资力量,今年4月,陈先生找到了学校新来的一名负责校长,说明情况后,校长给他办了退款手续。记者在陈先生的退款申请单上看到,退款事由一项为“老师更换频繁”,作文和学习法均已学了三分之一课程,申请结果为应退6000元。

  陈先生说,当时校长让他加上公司一名负责人的微信,由他协调退款事宜。这名负责人虽然也确认了退款申请,但就是拖着不给退钱。“他说已经解决钱的问题了,但公司贷款压力挺大,说5月给解决。但5月份又说在抵押房子抵押车,6月再给我解决,但到现在也没解决。”

  陈先生告诉记者,这名公司负责人刚开始还说要先给他退款一部分,他也同意了,但后来又没消息了。最后,这名负责人又表示没法退钱,如果他愿意用法律途径解决可以走法律途径。

  “听说之前离职的那个校长,领着一些老师去开创自己的事去了,你开创自己的事不能影响我们孩子学习啊!”陈先生表示,他没有别的诉求,只要求学校把孩子未学的中级和高级课程6000元学费退给他,这样他可以再给孩子报更靠谱的培训班。

  海润教育:南苑分校是承包加盟校和他们没有关系

  6月25日下午2点,记者来到位于市中区铁路南苑小区北门的海润教育南苑分校。由于不在上课时间,学校显得很冷清。一名值班的老师告诉记者,确实有家长找他们退过学费,但具体情况由领导负责,他并不清楚退款进展。至于学校师资流失的问题,该老师称不了解具体情况,据他了解,其他老师可能是因个人原因离职的,而前任校长则是因为婚后想要孩子才选择离开的。

  下午3点,记者联系到海润教育南苑分校的郑校长。“这个事我手续交上去了,这块儿就不归我管了,由上面领导来处理。”据郑校长称,她其实是别的分校负责人,目前只是临时代管南苑分校,偶尔管一下学校事务,但也都是一些小事。

  下午3点半,记者联系到海润教育集团的一名负责人王先生,当记者刚表明身份,电话却被其挂断。不过,王先生通过短信答复称,南苑分校是承包加盟校,原来的负责人因经营不善,五个人集体办了另外一个教育机构。“我这有股权转让证,收据和合同都是他们签的,这件事和我们现在的这伙人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王先生强调。

  根据陈先生提供的聊天截图,记者注意到,王先生曾向其表示,他们并不是不给处理,只是他们收的钱都给处理了,如果家长选择投诉,他们就拿出股权协议解决。此外,王先生还表示自己为了处理这些事已“负债累累”,目前员工工资还差十多万,如果家长再这样他将申请破产。

  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戚云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