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亚产业链重构机遇

2020-12-08

  东亚产业链重构机遇

  文/李成日

  根据日本经济学家赤松要提出的产业发展“雁形模式”,经济学界曾认为东亚国家形成了以日本为雁头、亚洲四小龙(韩国、新加坡、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)为雁身、中国大陆和东盟国家为雁尾的雁形发展形态,即日本先发展某一产业,当产业成熟后转移至亚洲四小龙,发展成熟后又转移到“雁尾”国家发展,而处于前列的国家则通过转移实现产业升级。

  时至今日,雁形模式中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态势已发生了巨大变化,东亚产业链也因此不断重构,日企、韩企针对产业链布局所做出的调整值得注意,而中日韩三国,也可以从这种产业链的调整中寻求新的合作方式,重塑东亚经济发展模式。

  “雁型模式”之变

  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,韩国主要从日本进口原材料、零部件以及制造机械,经过组装和加工以后向美国市场出口,迅速实现了经济高速增长,被称为“汉江奇迹”。韩国长期以来积极学习和模仿日本的发展模式,采取了政府主导的出口导向型发展战略。

  1966~1978年,韩国进口额中从日本进口大约占到40%。韩国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哲每年年初访问日本,跟夏普、新日铁、伊藤忠商社等日本大企业的总裁进行交流,该公司管理层70%都会讲日语。

  进入90年代以后,日本“泡沫经济”崩溃,大幅减少了海外投资。1992年,韩国从海外引进技术中美国超过了日本,而同时期日本也开始把投资重心从韩国转到中国和东盟地区。

  1997年,以亚洲金融危机为契机,韩国政府开始投入培育国内原材料及零部件的制造产业。2000年韩国制定了《关于培育原材料、零部件领域企业的特别措施法》,之后韩国企业在半导体存储器、液晶装置等领域里逐步占据了世界领先地位,尤其是三星、SK等成为世界著名的电子产品制造商。

  后来,韩国一跃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、二十国集团(G20)的成员国,日韩之间的经济差距显著缩小。1970年韩国的GDP大约是日本的三十分之一,到2018年已缩小为五分之一。2018年韩国人均国民收入为3.06万美元,接近于日本的80%,尤其是在半导体等领域韩国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

  2019年7月以来,日本对重要半导体原材料出口韩国实施管制、日韩两国从贸易“白色清单”中互删对方、韩国声称拒绝续签《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》等,使两国“互虐”步步升级,陷入自1965年建交以来最低谷。2020年7月9日,韩国总统文在寅视察半导体巨头SK海力士利川工厂时强调,“韩国必须转祸为福,走上不同于日本的道路。”由此,日韩之间由以单方面依赖关系为主的“雁型模式”逐步转变为“对等”合作关系,产业技术竞争多于合作。

  在华韩企回归难

  1992年中韩建交以来,韩国对华出口额一直在增加。目前,中国是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,韩中贸易额超过韩美、韩日贸易额之和。

  对长期以来采取出口主导发展战略的韩国来讲,快速增长的对华贸易提高了韩国对华依存度。韩国企业对华投资从构筑出口导向型生产基地,向获得中国内需的方向转变。与此同时,韩国企业开始面临中国本土企业的激烈竞争。最近几年,几乎所有的韩国主力产业在中国市场上都面临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现代汽车、三星电子等在中国市场上陷入“苦战”。

  2013年12月,韩国政府公布《关于支援海外投资企业回归国内的法律》,试图改变国内制造业空洞化现象,促进创造国内就业机会。2018年以来,受到中美经贸摩擦影响,一些向美国市场出口的韩国企业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,但主要仍是竞争力较差的劳动密集型企业,到2020年8月也只有80家公司被认定为支援对象。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2020年韩国经济可能出现负增长。在韩国国内出现了“安美经中”(安全问题上依赖美国,经济问题上跟中国保持密切关系)用语,说明韩国对华经济依存度的深刻性。2019年,韩国对华出口占其对外出口总额的25.1%,同期日本对华出口占其对外出口总额的19.1%;日本的对华出口额占日本GDP的2.6%,而韩国对华出口额占韩国GDP的8.3%。

  韩国对华出口商品中半导体最多,出口额约占27.4%,其次是平板显示器及传感器占6.7%,石油产品占5.6%等。从结构来看,半导体优势很明显,而且中间产品和制造设备也占有很高比重。从2013年到2019年的出口额来看,减少最明显的是平板显示器。但这并不是中国市场缩小的结果,而是因为供应能力扩大的中国产品逐步替代了韩国产品。

  从在华韩资企业的销售对象来看,包括美国市场在内第三国市场的比重从2000年开始大幅下降,2018年只占6.7%。大约从10年前开始,韩国企业已开始调整中国据点的定位,在华韩企的销售对象中韩国市场的比重逐步上升。虽然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,但仍然比韩国国内低廉,而且运输距离近,可以降低物流费用,所以中国作为面向韩国内需的生产据点,吸引力越来越大。

  根据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2020年5月进行的问卷调查,在关于“全球供应链重构应对方案”这一问题的回答中,选择“回归本国”的韩国企业只有3%。虽然韩国政府于2020年2月发表了《关于缓解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企业困难及出口支援的方案》,之后在6月又发布了《鼓励回归企业的综合方案》,但现行的政府补贴和奖励措施并不充分,加上韩国昂贵的劳动力价格和各种规制,致使韩国企业很难回归本国或转移到其他国家。例如,2019年1月,韩国KOMELON公司宣布在越南新建工厂,将生产线移出中国。2020年3月,该公司宣布考虑到越南基础设施较差,很难确保制造成本竞争力,所以中断了转移计划。

  “中国产业链”的想象空间

  最近几年,日本对华直接投资的收益在持续增加,2019年达到2.3兆日元(约1557亿元人民币),占日本在全世界投资收益的16.1%。从制造业来看,从中国市场获得的收益占日本在全世界投资收益的24.4%。日本企业在中国市场的投资收益率为16.7%,远远高于北美、欧洲以及东盟等其他主要投资对象。

  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《海外当地法人2020年第二季度调查》,海外当地法人的全世界销售额为2024亿美元,与前一年度同期相比减少了32.2%。但在华日资企业的销售额增加了2.8%,主要原因是面向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大幅增加。中国市场是海外日资企业唯一恢复增长的国家。

  在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5G、大数据等新产业技术革命浪潮推动下,中国市场的魅力以及发展空间是无限的。中国正在引领世界电子商务市场,而且今后将继续引领世界消费市场。

  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,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,国际大循环转变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,扩大内需,全面扩大开放,高质量发展是大势所趋。目前,中国是新冠肺炎疫情中经济恢复最快的国家,也是主要国家中经济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国家。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、高素质的产业队伍以及日益改善的营商环境,仍然是欧美以及日韩等企业投资的青睐之地。随着继续扩大内需和庞大中等收入群增加,众多日企、韩企也将留守中国,逐步融入到“中国产业链”之中。

  (作者单位: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)

  来源:2020年12月9日出版的《环球》杂志 第25期

【编辑:王诗尧】